来自 科技 2018-04-13 00:11 的文章

茅盾呐喊器重拼音教导-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我敢说,以上情况,决不是个别的,而是相称普遍,或者可说是非常普遍的。咱们做家长的,也想改正这种丢了拐棍的现象,在家中督促孩子们温习拼音文字,可是,小学老师布置的课外作业复习等等,又是那么沉重,孩子们没有时间,也没有这样多的精神再做老师们所未布置的事件了。

沈雁冰 一月十四日下战书

解读

1958年秋季开始,《汉语拼音方案》作为小学生必修的课程进入全国小学的课堂。汉语拼音方案看起来有字母表,有声母表,有韵母表,很复杂。但是,拼音字母自身却是异常简略的,这两件事并不抵触。拼字母好比房子,方案比如建造工程师所画的蓝图;屋子本身并不庞杂,但是对个别人来说蓝图就比较复杂,不轻易看懂。

茅盾的倡议,首先得到了吴玉章跟文改会的高度器重,经文改会与教导部沟通和谐,小学语文教学纲要增添了教养中要看重“温习、坚固汉语拼音”的内容。

我建议:文改委会采用办法,同教育部协定,必须在小学二年、三年乃至四、五年级的语文课中再有一定时间复习拼音文字,同时,小学二年至五年的作文课中必须有以拼音文字写作的训练,百感交集,只《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涯》一剧_娱乐频道_凤凰网。我曾以此意告诉教育部负责人,但未蒙注意,因此,不得不向你,玉章同志,呐喊!是否有当,仍候示复。敬致

今天见报载《文字改革》月刊征文标题“孩子学了拼音字母以后”,不禁想起了经常在念的一件事。因此不敢不冒渎清神,请予以注意。这件事就是:现行学校的课程有使已学会了拼音文字的小学一年生在进级以后反把拼音文字(这个拐棍儿)逐步丢了。

吴玉章历经戊戌变法、辛亥革命、讨袁战斗、北伐战争、抗日战役、解放战争、新中国建设而成为跨世纪的革命白叟。他担负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主任期间,主持了1956年1月国务院通过的《汉字简化方案》的制定、讨论、修订工作。吴玉章仍是汉语拼音的制订者、提倡者、引导者和推进者。汉语拼音方案是1958年颁布的,然而在这之前,筹备工作就已经开端了。1949年10月,中国文字改革协会在北京成立,接着就开始了汉语拼音方案的研究制定工作。1952年2月,中国文字改革研讨委员会成立,吴玉章任主任。在吴老的领导下,设立了拼音方案组,把拼音方案的研究作为主要工作之一。从1952年到1954年,重要进行了汉字笔画式拼音方案的研究工作。1954年12月,国务院设破了专门研究文字改造的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吴老还是主任。在他的主持下,1955年2月设立了拼音方案委员会,主要工作是拟订一个拉丁字母式的拼音方案初稿。1955年10月,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召开,拼音方案委员会在会上印发了六种不同的方案初稿:四种汉字笔画式、一种斯拉夫字母式、一种拉丁字母式计划,向与会代表征求意见。会议当前,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根据大众看法,并得到领导的批准,准则上决议采取拉丁字母式的拼音方案(草案)。尔后,文改会对方案初稿作了进一步订正,于1956年2月12日发表了汉语拼音方案,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很多部分组织了座谈会、讨论会,许多刊物也发表了探讨文章。1958年2月11日,第一届全国国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于汉语拼音方案的决定》。正如中国文改会主任吴玉章先生所说,“《汉语拼音方案》是六十年来中国人民发明汉语拼音字母的总结。”

这是时任文明部长的茅盾写给时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主任吴玉章的信。

拼音方案公布前,北京前门地域的小学曾进行试教,一年级的小学生经由27个小时(35个课时)的学习,能够学会这套拼音字母。试教推广,许多小学校在一年级时教会并会利用,然后就不再教了。这样就呈现了茅盾此封信中所谈其孙女涌现的情况。据当时的《文字改革月刊》刊载的干部来信,茅盾反应的情况是比拟广泛的。因为小学生遗忘景象重大,小学低年级学了汉语拼音后差未几忘了,小学中、高年级汉语拼音复生现象比较凸起。因而,茅盾致吴老信中关于“必须在小学二年、三年乃至四、五年级的语文课中再有必定时光复习拼音文字,同时,小学二年至五年的作文课中必需有以拼音文字写作的训练”的提议是无比正确而且是十分必要的。

依据我的孙女(她现在是小学二年生)的情形是这样的:她在幼儿园最后半年把拼音文字学会,而且写、念、拼,都很纯熟,进小学后,第一年还教拼音文字,但第二年(今天)却不常常教,也不请求温习,(老师安排功课,不复习拼音文字这一项)因此,这个小学二年级生当初写方块汉字倒纯熟,而用拼音文字来写统一汉字反倒僵硬起来,同样地,她意识的汉字换成拼音文字给她认,她要想一想,念一念,而后能答。小学二年级生已经把“拐棍子”丢了,三年、四年生如何?不问而可知。

茅盾(1896—1981),浙江嘉兴桐村夫,本名沈德鸿,溺繁浪散購菊一並�槻繁泌採斑溺繁互咳亨軟�_163宗慎利,字雁冰。关于他取笔名“茅盾”,新中国成立后,他在《写在〈蚀〉的新版的后面》一文中阐明了前因后果:《破灭》写成后,那时候只有《小说月报》还乐意发表,叶圣陶先生代办着这个刊物的编纂,可是,在那时候,我是被蒋介石政府通缉的一人,我的真名假如出现在《小说月报》,将给叶先生招来了麻烦,而且,《小说月报》的老板商务印书馆也不会容许的;为了可能发表,就不得不必个笔名,当时我顺手写了“矛盾”二字,但在发表时却变成“茅盾”了,这是由于叶先生以为“矛盾”二字显然是个伪名,怕引起留神,仍然会惹麻烦的,于是代我在“矛”字上加上草头,成为“茅”字。百家姓中大略有此一姓,可以蒙混从前。

敬礼。

玉章同道: